新聞熱線:0349-207722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告電話:1310349838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郵箱:zbxcvv@ vip.163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城大漢賣罐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新聞網 > 朔州頻道 >  大話朔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永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起古城大漢,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朔縣老人們還常常拿這位大漢來作比喻的。比如說,“這后生長得快有古城大漢高啦,可不敢再長啦?!边@是拿古城大漢作比襯,形容這個后生長得高;“哎喲喲,這三間房連古城大漢高也沒,咋能叫大正房哩?”也是拿古城大漢作比襯,形容這三間正房低矮。那么,人們不免會問,古城大漢何許人也,究竟有多高?《朔縣志》(山西古籍出版社1999年8月一版一?。┯薪?00字的人物簡介,說他身高八尺一寸,即2.43米,比籃球運動員姚明還高17厘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城大漢這個名字,其實是當年人們送給他的“雅號”,他的真名叫馬銀,生于1888年,卒于1955年,享年67歲。古城大漢幼年喪父,母子二人相依為命,以編制罐頭(一種取水的工具)等制品為生。十來歲的時候,馬銀的個子和同齡娃娃們并沒有差別,甚至是最低的。因此在街上賣罐頭時,常被一些人欺負,搶走他的東西不說,還要打他一頓。有一天,馬銀遭人欺負后,來到父親的墳前放聲痛哭,忽然從遠處走來一位白胡子老人,問:“娃娃你哭啥呢?”馬銀便把自己因個子不高遭人欺負的事訴說了一遍。老人聽后呵呵一笑,從懷里掏出一個圓圪蛋蛋,說:“不要怕,你把這顆丸藥吃下去,個子就會長高,別人就不敢欺負你了?!笨粗R銀吃下藥丸,白胡子老人飄然而去,不見蹤影。在回家的路上,馬銀覺得身子在不停地跳動,個子也在不斷地長,回到家里后,他的個子已經快要挨著窯頂了,母親一見嚇了個半死,慌忙拿起一把笤笤拍在兒子的身上,說:“卬娃可不敢給媽再長啦!”說來也怪,馬銀的個子就止住了。從此,古城大漢的名字取代了他原本的姓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漢前為何要加“古城”二字呢?這還得從朔州的古城說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朔州古城指的是北齊的古城,確切的建筑年代是北齊天寶八年(557),東、西、南城基為1.8公里,北城基為1.6公里,周長7公里。為土城夯筑城垣,隋唐遼金各代沿用,距今已經1566年了,元朝至正末年,姚樞副守朔州,因兵少城闊不易防守,始取古馬邑城東南一角改建州城,工程未竣而元朝已亡。明洪武三年(1370),鄭遇春奉命開設朔州衛衙門,繼續施工,并磚碹四門。至洪武二十年(1387),磚包城墻竣工。這個城就是如今人們說的“朔州老城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馬銀當年居住的地方,就是北齊馬邑古城的北城墻根,傳說住在一種叫做“二層樓窯”的民居里,也就是北古城墻陽面的根底,傍著城墻掏出來的窯洞,然后再在窯洞前碹半截窯洞,實用而又美觀。馬銀從出生到去世,一直就生活在這個地方,人們便因地取名,送了他“古城大漢”的“雅號”。這個地方就在如今北關商業街和古北街交叉口的東北處(朔州市供電公司的正對面),也是如今北關村居民的居住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去的朔縣北關村,土地貧瘠,加之風大干旱、沙化嚴重,據說剛種下的土地,一場大風就能把籽種也刮得飛上了天,因此單靠種地是難以生存的。于是,村里的不少人就以編制罐頭、簸箕、笸籮等生活和生產用具為生。這種用具的主要原料是霧柳條,人們也叫“柳條”,它是一種生長在河灘沙洼里的叢生灌木,枝條一般是一米到兩米多高,光滑而又柔順,年年割,年年生,是編制罐頭的好材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致來說,凡有河灘的村莊,就都有野生的“柳條”。北關村不產“柳條”,想搞編制就得到鄉下收購。有“柳條”的村莊村民,便在初秋時節割上“柳條”排放在院里,等待來年開春后北關人來收購。北關人搞“柳條”編制始于何時,明代還是清代?人們已經很難知道了,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,并不是古城大漢這一代人開始的。至于說古城大漢的編制手藝是祖傳的,還是外學的,實在是沒有必要探究了,也無法探究了。我小時候,我們鄰巷的馬房街就有一家編制罐頭的,人們就稱之為“柳條匠張萬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70年以前的“柳條匠”和木匠、鐵匠、裁縫匠、籠籮匠一樣,是與人們的生活、生產息息相關的行業。比如這個罐頭,就是人們須臾離不開的提水工具。沒有自來水前,朔縣人用得都是井水、河水或蓄水池里的水。無論是取何種水,都離不開這個罐頭。罐頭的直徑大約有十四五厘米粗、四十厘米左右高。罐頭其實就是個“二傳手”,人們先用它把水從井里提上來,倒在桶里,等兩只桶裝滿以后,再用擔仗擔回家里。1970年以后,白鐵罐頭逐漸推廣后,柳條罐頭才開始退出舞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去柳條罐頭外,比如擔土倒灰用的籮頭、放菜存炭用的筐筐、籮面篩糠用的大笸籮、抓糞用的笸籮、婦女用的針線笸籮、工人們戴的安全帽等等,柳條編制的用具是非常廣泛的。據人們傳說,古城大漢當年主要以賣罐頭和籮頭為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爺爺生于民國四年(1915),生前常給我們兄妹搗古記說,他們小時候經常和伙伴們相跟上到“閣兒墩”去看古城大漢,大漢就像電線桿,頭有罐頭長、手有笸籮大、鞋拔就像小木船,說話甕聲甕氣、悶雷一樣可怖。又說,古城大漢的脾氣很不好,人們觀賞他時,要是遇上大漢不順心,擩拳抹胳膊是常有的事,說話也極是粗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閣兒墩”就是朔州的文昌閣,也叫文魁閣,位于城內東西南北四大街的交匯處,原有鼓樓。明萬歷十三年(1585)在原鼓樓臺基上改建文昌閣。清順治十二年(1655)重修。1950年全部拆除。2000年后,朔州老城改造中,在原址上重新建造了文昌閣,蔚為大觀,成為朔州一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準確地說,古城大漢賣罐頭的地方在“閣兒墩”的西北角,老城拆遷前的朔城區五交化門市前。也用不著立什么招牌,大漢本人就是極其醒目的招牌。據傳說,古城大漢中午回北關古城吃飯時,舉手就把罐頭、籮頭等東西放在人家房頂上了,不用擔心人們“捎帶”走。把罐頭等物放在他人鋪面的房頂上,一次兩次可以,時間長了,那房頂上的筒瓦還能吃架???大概就是這個緣故,大漢被鋪面的主人攆走了,據說是攆到了“閣兒墩”東南角(原朔縣山貨社的門前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我爺爺說,古城大漢的手藝比較一般,加上他的脾氣又不好,所以買賣也就很是平淡,僅僅是維持個溫飽而已。比起北關里的不少同行來,他的效益就差得很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朔城區的李柱先生曾經多次和我說,1937年日寇侵占朔縣后,見到古城大漢時驚嘆不已,以為不同凡響,視作天人,紛紛和大漢合影留念。如今保存下來的一張照片,就是剪裁了日本兵后的古城大漢的照片,看上去也沒什么“不同凡響”的地方,倒是一副衣衫不整、貧困潦倒的形象。不過,這也真實地再現了日寇鐵騎下朔縣人民的悲慘景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城大漢娶的妻子姓谷,朔縣北邢家河村人,1961年去世,生有一個女兒,外孫女姓劉。傳說谷氏三寸金蓮,美貌如花,可惜不會給丈夫做鞋。也難怪,古城大漢的鞋長且肥,自然是不好把握的。城里一家鞋鋪便聞風而動,免費為大漢做鞋。這個好心的鞋鋪老板,是為了廣告還是慈善,已經無法判斷,也許兼而有之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紅樓夢》中王熙鳳有句話叫做“大有大的難處”,古城大漢何嘗不是這樣,穿衣裳費布料自不必說,吃飯就更是個問題了,據說大漢的飯量是驚人的,他一個人吃的是三四個人的飯量。尤其是紅白事筵下,他一個人能吃五六個人的飯,在他生活的那個年代,不像咱們如今能敞開吃。因此,事筵下親戚朋友看見古城大漢就頭皮發麻,不想和他坐在一個炕上吃飯。不知當年的大漢如何感想,要是換了如今,可是一件有傷臉面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城大漢雖然勤勞,但賣了一輩子罐頭,也貧窮了一輩子。細細想來,實在是有些生不逢時啊,若是換了今天,那可能就吃香死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編輯:馮瑛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一区无码_久久午夜无码免费_AⅤ人妻中文无码在线_国产女与黑人在线精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