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熱線:0349-207722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告電話:1310349838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郵箱:zbxcvv@ vip.163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把菜捎到右玉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河新聞網 > 朔州頻道 >  大話朔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場救命雨過后,園子里的菜就爆發式地長起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末回家,母親一趟一趟地往菜園子里跑,胳膊彎里夾著黃瓜、西葫蘆,衣襟里兜著辣椒茄子西紅柿。那黃瓜西葫蘆長過勁兒了,又粗又長,立起來很有點嚇人的氣勢。而茄子才展開一扎來長的腰身,小得叫人心疼,西紅柿雖然泛出紅臉蛋兒,但還欠點火候。母親之所以不分文武到菜園掃蕩一番,是因為我們“好不容易回來一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望著地上橫躺豎臥的黃瓜西葫蘆,有點不好意思地說:羊糞做底肥,就是勁大,你看那長成啥了!緊接著她話鋒一轉就替自己種的西葫蘆黃瓜做起了推銷:“別看長得大,一點都不老。再說了,咱這菜一點化肥農藥不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,她是怕我不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理解她的心情,必須拿,讓拿多少拿多少。拿回來吃不了再送給朋友同事。每年夏天都是這樣,只要自家園子的菜下來,我基本上就不買菜了,母親種啥我們吃啥。只要是從村里拿回來的東西,絕對要物盡其用,浪費一點都是莫大的罪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在給我裝菜,每一袋子都裝到扎不住袋口,再左掂量右掂量拿出來幾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,母親問我們說不知跑右玉的車給不給捎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這是想她二女兒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妹妹工作生活在右玉,雖然寒暑假、過年過節回來,但在母親心里,對這個老閨女的牽掛因為這一段將近二百里的距離而更為深厚,每當妹妹走的時候,她倚著大門口的磚柱子一眼一眼看著人家的車開出巷口?;厣砭妥匝宰哉Z重復那句話:“哎!給的遠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都說女兒是母親的小棉襖,不知道是因為性格,還是別的什么原因,我不夠暖心,算不上小棉襖,和母親的交流溝通不是很到位,有時候甚至還對她的某些做法不大茍同甚至時有微詞。因此,母親好像在我這兒老是有點放不開。我知道這里的根源,我曾經脾氣不好,把她給驚著了,她時時處處怕惹我不高興。比方做飯,她粗放,我精細,只要是我在,吃什么怎么做,她總要征求我的意見,謹小慎微,小心翼翼。這些年,只要我回去,上灶的一定是我,她就聽我指揮給我打下手。等我做好飯菜,坐下來的時候,母親就檢討似地說:你一上手,媽越發啥也不會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父親的溝通交流多一些,我們之間談論的都是“大事”,家里的,家外的,國內的,國際的,不論談什么不論對錯都在一個頻道上,這種一致甚至可以夸大成“靈魂的默契”。每次回村,當我們父女倆海闊天空如入無人之境地暢聊時,母親插不上話,出來進去少抓沒拿,好像是個局外人。有時,我也試著把她帶進話題,提問式地征詢她的意見,我說:“媽,你說是不是?”母親在根本沒鬧清楚我們談什么的情況下,毫不猶豫地回答:“就是!”和妹妹就不同了,娘兒倆在一起做飯,分工合作,不緊不慢,還不誤說話,一陣兒嘁嘁嚓嚓,一陣兒咯咯啰啰,說到好笑時就嘻嘻哈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說,我妹才是我媽的小棉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這個小棉襖走遠了,不能一挑腿就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二三年,我妹回來幾次屈指可數,尤其是去年,響應政策號召,高齡懷孕,喜提一只小?;?,回來總有諸多不宜。母親不止一次正顏厲色地警告:娃小著哩,吃不住抖擻,別回來!想外孫子了,她就反反復復看手機視頻,邊看邊情不自禁地咿咿呦呦,好像不是隔著屏幕,而是到了跟前。孩子咯咯地笑,孩子搖搖晃晃沿著茶幾走,孩子一連聲地叫爸爸媽媽,孩子捧著橙子吃到滿臉果汁果肉……這些小視頻她總是一遍一遍地回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說:立秋后,開學前,天氣涼下來不知道能來幾天不能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巧的是,小?;⒉×?,妹妹回娘家的日程只好往后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到外孫生病,二女兒不能回來,母親長長地“哎”一聲,重重地嘆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坐在菜園子的半截矮墻上,望著滿園子滴里嘟嚕的菜落寞出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說:“這么多菜,我咋也得叫我二女兒吃些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弟弟說:“看你那心操的,你當你二女兒挨餓呢,人家稀罕你這點爛菜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有點火了,瞪起那雙曾經很有威懾力的眼睛看著弟弟。但也僅僅是看了那么十來秒,及時地就把這火摟住了。以她早年的脾氣,這火一上來一定會很猛烈,光是神情聲腔就能產生壓倒性的氣勢。但近年來,隨著年歲漸長,她的火苗也萎縮了不少。尤其是對兒女,她的不滿甚至憤怒只需在胸腔里多轉幾個彎,就消解得差不多了,流露出來的只有不被理解的無奈和祈求理解的可憐——成年后的我其實最怕她這樣,還有什么能比一個母親的無奈、失望、可憐更叫兒女心顫的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弟弟也認事,趕緊說:捎吧,明天咱就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說:“不知道人家咋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一聽弟弟同意給代辦捎菜事宜,臉色不再陰郁,她爽朗地說:“人家要多少給上多少!”老人家那個豪橫啊,那個不差錢兒的姿態,又恢復到了壓倒一切的絕對自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夕陽下,母親鉆到黃瓜架下,摘她的不上一點化肥農藥的大黃瓜,摘她的長成枕頭一樣的西葫蘆,還有那些沙瓤西紅柿。她一抱一抱又一抱地往出送,著急忙慌,她要搶在我和弟弟制止她前多摘一些。我和弟弟對視一眼,弟弟壓抑著笑,沖我擺擺手,示意我什么都不要說,絕對服從就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次捎去右玉的蔬菜估計有一百二十斤,運費二十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捎去這些菜,母親終于安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些菜是母親像侍弄孩子一樣侍弄大的,那可是沒上一丁點兒化肥,沒打一丁點兒農藥的純綠色蔬菜啊。(楊曉蘭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編輯:楊婷婷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一区无码_久久午夜无码免费_AⅤ人妻中文无码在线_国产女与黑人在线精品